1.jpg
  图片新闻
用爱托起明天的太阳

八岁,一个充满童真,充满朝气的年龄。儿时的记忆告诉我,八岁的我正处于少不更事,天真烂漫的懵懂时期。父母的呵护,长姐的疼爱,幼弟的陪伴让我享尽了人世间的至亲至爱。虽然三年前父亲的不幸离世成了我心中不可磨灭的伤痛,但完整的家庭为我创造的幸福却让我度过了一个快乐的童年,每当忆起,沉醉许久……
但是,当我了解到在我市活水乡陈家坪村有一个叫王燕芳小学生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世界如此之小,小到让我们的身世惊人相似;但同时世界又是如此之大,大到即使身世再有相似,境遇却大有悬殊。
初识
王燕芳是陈家坪本村人,今年八岁。4月9日,我和“洺河话语”栏目组一行五人来到了陈家坪中心小学,在一年级班里,我们见到了小燕芳,一个腼腆略带羞涩、憨憨的小女孩。在王燕芳放学后,我们跟随她来到了她的家。渐渐地走进了小燕芳的世界。这是一个古老破旧的青砖瓦房,杂乱拥挤的小院三四米见宽,屋内更是窄小阴暗……在这个拥有现代文明,科技发达的年代,除了那“古董”级别的十四寸电视,我们很难在这座房子里找到二十世纪的感觉。我们来的很巧,今天是燕芳奶奶的生日,为了给六十五岁的奶奶过生日,一贯清汤素食的王家吃饺子改善。这一家没有人去理会所谓的饺子全是萝卜白菜,猪肉星点可见,终于可以解馋的一家人在忙碌与期待中进行着他们的“奢华午餐”。也许对他们而言,下一顿的“一饱口福”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难以想象,一个人均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的国家,还有如此贫苦之户,是什么原因让这家人步履艰难地生存着?我想,他们的背后一定有一段辛酸的故事……
细访
小燕芳的父亲王贵元告诉我们,以前的王家条件挺好,王贵元上有一姐,下有一弟,婚后不但分得了单面八间红砖新房的一半,更是自力更生购买了一辆三马车,在附近的山上拉石头挣钱。妻子李秀梅在家孝顺公婆,操持家务,照顾三个孩子。祖孙三代尽享天伦之乐!
然而许多时候,命运总是喜欢随心所欲地伸出手来,将悲剧的种子埋下,然后悄悄地闪在一边,一脸谄笑地等待其开花、结果。很不幸的是,一向平静安逸的王家小院里就有这么一颗种子在幸福的“滋润”下破土而出……2009年6月的一天,王贵元四岁的小儿子突发高烧,虽有当地门诊的治疗,却医不见好。情急之下,王贵元带着儿子来到武安市医院住院医治,也许是这次高烧来得凶猛,也许是在家里耽误了诊治的最佳时机,在市医院住了一天的小儿子仍不见好,慌了神的王贵元一家赶紧转院到邯郸市中心医院。无奈,医院的尽力医治和亲人的祈祷都没能改变这个四岁孩子的命运,最终,王贵元只能带着被确诊为脑瘫的儿子在住院二十天后回到了家中。而此时,四五万元的医药费已经让这个农家小户耗干了家底,全家人筋疲力尽。即便邻家有人劝说他们放弃这个生活不能自理,在床上靠药物维持的脑瘫儿。可毕竟是自己家的骨血,王家怎能忍心。他们不想就这么放弃这个曾经活泼可爱的孩子。病急乱投医,一家人在精心照顾小儿子之余,求神拜佛,寻找偏方,能用的办法他们都要试一下。也许真的是他们的诚心感动了上天,也许是他们夜以继日地床边守候等来了希望。卧床数日的小儿子四肢逐渐恢复起来,可以下床走路了。虽表面看来与常人无异,却成了不会说话,不能自理,终日依赖打针吃药的低能儿。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2010年秋,王贵元在山上拉石头的时候,满腹心事的他得空之余抽了一根烟。谁也不曾料到最后被王贵元熄灭的烟蒂会死灰复燃,将山上一大片植被化为灰烬。在这个开荒造林,严禁烧山的绿化高峰期,时运不济的王贵元为此付出了惨痛的经济代价。这对一贫如洗的家庭无疑是雪上加霜。
人们常说,“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谁也不会想到再也经不起折腾的王家会印证了这句话。虽说已经改革开放数十年,但有些封建理念仍禁锢着一些老百姓的思想。对一些人来讲,家族的传宗接代是大事,王燕芳的母亲李秀梅因为小儿子的事,对王家一直心怀愧疚。如今的小儿子别说将来娶妻生子了,连最起码的生活都独立不了。为此,2011年7月,李秀梅不顾家里任何人的反对,一意孤行地怀上了第四个孩子。本来李秀梅的身体就不适合再孕,这些年又因为照顾儿子心力交瘁,再加上孕期妊娠反应强烈,食不能咽,自然营养也跟不上。9月中旬,怀胎不足百天的李秀梅的身体出现不适,来到活水医院,医生因她心跳太快,不敢轻易输液而无法接诊。于是他们再一次慌忙来到了邯郸市中心医院,但李秀梅的身体条件局限了医生的救治手段,胎儿保不了也打不得。最终,胎死腹中,已经骨瘦如柴的李秀梅也撇下一家老小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这一医一丧,让王家彻底走上了绝境,家里笑声全无,家外债台高筑。
母亲李秀梅的离去让这个举步维艰的家庭陷入了更大的困境中。家里老的老,小的小,让正值壮年的王贵元不能离家太久,只能指着一亩靠天收的薄田和打短时零工让全家勉强度日。然而,毕竟爷爷奶奶年过六旬,王贵元不在家的时候,这个爱乱跑有时又常犯病的脑瘫孙子难免让二老心有余而力不足。无奈之下,还有一年就初中毕业的大女儿王敏芳选择了辍学。这一决定,对爷爷奶奶和爸爸来说,是愧疚的,即使他们有心供敏芳完成学业;对学校老师来说,是惋惜的,即使曾一度许以多倍补助来挽留;对敏芳本人来说,却是必须的,即使名列前茅的自己是如此地热爱学习,但为了分担爷爷、奶奶、爸爸的压力,为了照顾年幼的弟弟、妹妹,为了减轻家庭的经济压力,懂事的王敏芳不得不离开了心爱的校园,回家了。严寒酷暑,她毅然决然地为这个家默默地付出着,哪怕冰冷的河水冻裂了她的双手,家事的琐碎限制了她的自由……
所见
为了保障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保证义务教育的实施,提高全民素质,国家实行的免除学杂费的政策让已到上学年龄的小燕芳迈进了校园的大门。因为燕芳是班内最小的,再加上性格内向,班主任特意安排她坐到了第一排,希望能以最大的空间去为这个可怜的孩子创造最好的学习环境,给予她最全面的帮助,让她和其他的孩子一样,能够快乐地学习,健康地成长。如今,小燕芳入学快一年了,学校的美好,让她很享受也很珍惜这一切,不但学习挺积极,在校各方面表现都挺好。相对于同龄人而言,燕芳更是写了一手好字,绘画在班内也是数一数二。小小年纪的燕芳却已懂得家中的艰苦,生活的不易。当同龄人依偎在父母怀中撒娇的时候,小燕芳已学会了做简单的家务;当习惯了向父母娇纵的孩子只顾着奔跑玩耍的时候,小燕芳已懂得了在放学写完作业后,承担起照顾弟弟的责任。燕芳的懂事是超乎常人的,她从来不在乎今天吃的什么,也不在乎自己从头到脚的衣服是别人穿旧的,她更不在乎别人对她和她的弟弟投来的异样眼光。她在乎的是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她享受的是一家人幸福地在一起。
当我们问小燕芳关于妈妈的事时,她给我们的感觉是模糊的。是啊,这么小的年纪怎么能真正理解“死亡”的意义,她的记忆里只是已经好久没见妈妈了,她很想妈妈……记得最初见到小燕芳的时候,小燕芳向我们讲解了她的一些美术画……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幅画叫“送给妈妈的画”。我们都以为那是画的她妈妈,可是小燕芳在那一瞬间却突然很大声坚定地告诉我们,那是画的姐姐的脸。“我不会画妈妈的脸,妈妈的脸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能画姐姐的脸……”小燕芳的话让我听得有些心酸,是她尘封了对母亲的记忆,模糊了母亲的样子?还是她将日夜照顾她的姐姐与曾经的母亲产生了感官性混淆?小燕芳是不幸的,小小年纪失去了母爱,同时,小燕芳又是幸福的,她有一个心怀“母爱”的姐姐,更有许多人在关注着她的成长。
如今,“牵手福彩·童享快乐”活动的开展,更为小燕芳带来了希望。相信“牵手福彩·童享快乐”给予小燕芳的不仅是物质上的帮助,同时也会让社会上更多的人去关爱小燕芳,去帮助更多像小燕芳这样的贫困儿童。让爱赐予他们力量,让这些饱受肆虐的花朵在福彩和社会爱心人士的照耀下茁壮成长,让这些初生的太阳在未来的明天,闪耀出更灿烂的光芒。
后记
采访结束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这次的陈家坪之行,带给我的是心灵的洗礼。每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都有一个深埋在内心的“苦果”,个中滋味,非旁人所能理解。直到最后我才深有感悟,我与小燕芳表面所产生的共鸣远远不及小燕芳一家对我的震撼与感动。本该安享晚年的爷爷奶奶舐犊情深,为家事劳心伤神;年过四十的父亲累而不懈,终日为家债所奔波;正值青春年华的王敏芳为亲情而辍学,甘愿化身母亲的转世;懵懂时期的小燕芳在动荡的童年里坚强地成长;还有那年幼的脑瘫小儿,不但要时时受到病痛的折磨,更成了这个不幸的家庭永无止尽的负担,未来一片迷茫。而我与燕芳,虽是一样单亲家庭的孩子,可相比小燕芳的遭遇,仿佛我更得命运的眷顾。至少在我的童年生活里有一个健全的家庭,至少父亲离世时,姐已成家,我年过二十,弟弟也长大成人,至少我们在基本生活上不被彼此所累。
藏在心中的爱不是爱,表达出来的爱才是爱。让我们带着一颗博爱的心行动起来,去关注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帮助身边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让我们积跬步而至千里、积小流而成江海。相信“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孙建华

 

 


本文共分为:第一页